第一批送死的人头颅掉在了看不见身体的地方,他们的血灌满了那条深深的线痕。55中文

    线痕变得赤红夺目,在这漫天霜雪里极为醒目,似是在通过这抹刺眼的红来警醒他们什么。

    一时间,所有人都鸦雀无声,再也不敢朝着说出去求医之类的话。

    苏渊是认真的!

    三天过后找不出凶手,他们所有人都一起死!

    停歇片刻后,学府众人又开始互相指证,说这个是真凶,那个是真凶,苏渊只是看着,不插手。

    他说了,他只要真凶!

    苏渊看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众人愈加急切起来。

    在这风雪里,在苏渊那恐怖的威压下,蛊虫的发作时间似乎比他说的还要更快。

    他们慌了。

    有人开始在身上摸索,希望找出什么灵药来遏制蛊虫发作。

    趁这个时机,人群中,有几个人露出了异色。

    这时,苏渊突然开口了,“真凶自然可以吞饮解药保命,但三天后还活着的人,无论是不是真凶,孤也不会让他活着!”

    “另外,你们可以尝试一下,看孤能不能从你们中间分出是哪些人吃了真正的解药。”

    苏渊这么冷不丁的来一下,人群中有异色的几人顿时没了想法,急切躁动的神色在他们脸上浮现。

    而其他打算吞饮药物的人止住了嘴,也不敢再吃,以免被当成真凶处理,反正吃了三天后也得死。

    “快说啊!你是不是幕后主使!你是不是勾结了反贼!”

    “你一定是!你快承认!”

    “不是,我不是!是他!搜他的身!他刚鬼鬼祟祟的,身上肯定有解药!”

    “解药!快给我解药!”

    群人又开始沸腾,疯狂找寻着真凶。55zw

    在生死的威胁面前,大部分人的反应与表现极其真实!

    只有少部分学生还能保持镇静的留在府主张善旁边,在一旁复杂看着,看着这些往日里彬彬有礼的人一个个大变了样。

    这就是皓月学府吗?

    张善摇头叹息,在这么多人眼皮子底下现了真形,真是......皓月学府今日是把脸都丢光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天空越来越暗沉。

    有人已经察觉到了体内出现了异常。

    有人出现了风寒症状,开始咳嗽起来。

    他们疯了!

    疯狂的人则更加疯狂!

    他们开始把矛头指向了平日里不敢不敬的夫子们,对夫子们大声斥问。

    夫子们阴沉了脸,给了他们一人一巴掌才老实了下来。

    真凶的寻找似乎要出现分隔了。

    “我受不了了!!”

    一个人大吼着,受不了这种暴风雪与恐怖威压重合,以及这诡异氛围的三重压力!

    他吼着,跑到了红线外。

    苏渊眼神冷冽,两道冷光打出,这个生命便永远的留在了冰雪中。

    嘶!!

    一个生命的消失再次给众人醒了醒精神。

    刺目的鲜红冲击着他们那颗已经被高压碾得脆弱的心。

    “不不......”

    “我想活!”

    “我不想死啊!”

    “凶手!你一定是凶手!你快去认罪啊!!”

    这时,苏渊见他们的心理防线已经到了一个点,便说道,“孤希望有人主动站出来。”

    “主动站出来揭发同谋者,孤可以格外开恩饶他一命。”

    “孤以皇室,以孤苏渊之名起誓,孤不杀他。”

    “但只有一个,孤只会饶恕最开始揭发同谋那人,其余幕后主使都必须死!”

    “活命还是死,你自己选择。”

    说罢,人群中有好几个人眼神不对劲起来。

    疯狂的众人察觉到了身边人的异常,“是你!你眼神飘了!是你对不对!”

    被指到的人连忙否认,顺带看了看其他几个人。

    其他人里,有人沉默。

    沉默的人看了看四周,眼中神色在变幻。

    紧接着,有人抢先开口了。

    “是我!”

    苏渊朝他看了去,其他人也都朝他看了去。

    说话的是一个中年儒生。

    他穿着一袭深青色长袍,头上扎着发髻。

    “严夫子?”

    “严夫子你怎么会......”

    严夫子不理会旁人的看法,说道,“你刚才说的话可算数?”

    苏渊道,“孤不杀你。”

    “好!”

    严夫子道,“我承认,蛊虫是我们让韩雾余他们带进皇城的。”

    “我们?都有谁。”

    “我,许夫子,顾夫子。”

    被点到名字的许夫子和顾夫子脸瞬间拉得老长。

    身旁那些人不敢置信的眼神纷纷锁定了他们。

    许夫子和顾夫子,平常那么古板的人,怎么会......

    苏渊又问,“是复天会指示你们的?”

    “是。”

    “那蛊虫来自辽夏?”

    “是!会主特意从辽夏找来的蛊虫,会主许诺辽夏之主给他西境三分之一的领土。”

    “解药是什么?”

    “石江粉,冲饮服下,可杀灭蛊虫。”

    苏渊又看了看许夫子和顾夫子,“他说的可对?如果不对,那便是刻意隐瞒,你们只要纠正了,孤便把活命的机会给你们。”

    许夫子和顾夫子闻言,立刻动起了脑子,想怎么才能编些理由让苏渊相信。

    然而,没等他们说话,苏渊的身影便已经从马上消失,到了他们的身前。

    唰!

    魔掌探出。

    苏渊将许夫子的头颅捏了个粉碎!

    西瓜爆开!

    猩红的血液染红了苏渊的大氅,也染红了他的头发。

    他越来越像一个杀人如麻的魔神了。

    “你们犹豫了!”

    苏渊的魔神之眸盯着另一个顾夫子,爆发了滔天杀机!

    鲜红!赤红!猩红!

    红,成为了顾夫子最后看到的唯一色彩。

    紧接着,顾夫子在魔神的发泄中永远的离开了世间。

    。

    &bp;&bp;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笔趣阁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https://m.1155m.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