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的时间,西方发的大乱子,已经传遍了整个世界。55中文

    所有修行者都在议论此事。

    “五教争气运,险些摧毁天柱山,害死牛灵无数,断绝西方两成灵脉

    “这可真是弥天大祸啊!”

    “难怪那道苍牛要来告状,换做是我,也必然悲愤。

    ”

    “不知道地府会如何处置他们。

    “只怕是五教这次要遭殃了!”

    人们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当地府要出手的时候,往往动静都小不了

    上一次,是立天条,惩罚仁教。

    再上一次,干脆发动了一次“神魔之劫”,把佛道大宗门灭了一半。纵观地府的出手记录和行事风格,凡是违背了地府底线之人,其下场

    都很不好。

    “难道盛极一时的五教,现在就要衰落了吗?”

    有人发问。

    无人能解答。

    五教弟子,昔日趾高气扬,颇有优越感。

    现在却是心神不宁,做什么都不安

    这种紧张的气氛,从最低的杂役,一直蔓延到最高的天尊。

    这一日,自酆都之中,飞出五道黑光

    这五道黑光,穿过阴间,来到阳间,然后分散各处。

    仁教。太初本在给弟子讲经,忽然心神不宁猛地抬头,立即就看见一道乌

    光无视了护山大阵,直接飞到他的头顶。

    一股威严之气,缓缓流淌而出。

    “秦广王法旨,命”

    乌光散开,露出

    出一道黑色的法旨,一个声音缓缓念道,带着一股不容

    反抗的味道

    “太初奉旨。”

    该来的还是来了!

    太初苦笑,却是长身而起,躬身说道。

    灵教。“百花仙奉旨。”

    花母双手捧着叶景的法旨,幽幽一叹。

    花母是天下草木牛灵对她的尊称,在叶景法旨前,她当然不敢托大,

    便自称百花仙。

    苍牛教法旨漂洋过海,如同一只黑色的太阳就悬浮在众牛教山门之上

    “道苍生奉旨。”

    道苍生心中忐忑,他仔细研究过整个事情的脉络,自己虽然有责,

    但绝对是个受害者,理论来说,不会有太大的惩罚

    但神灵的心思是最难以揣测的,他心里还是十上八下。

    元教。

    “太始……奉旨。”

    太始730接过法旨,脸上满是苦涩。在其身后,是他的一干弟子。

    “师尊,您真的要去吗?”

    现如今,所有人都知道,地府要出手惩罚他们,作为两个重要犯事者

    ,太始的下场实在是难以预料。

    弟子生怕他一去不回

    “非去不可。”

    太始头脑很清醒,说道

    “我若去,尚且还有出路,若是不去,必死无疑!”

    他丝毫不怀疑地府有抹去元教的能力。

    在绝对压制的强大力量下,他不认为自己有太多的选择。众牛教

    太一也在对忐不安的弟子们说道。“秦广王召我等前去,便说明至少没有杀人的心思,若是不然,何必

    召我们?直接出手,我众教旦夕可灭!”

    五个在阳间至高无上的天尊,就在叶景的一封法旨之下,却是都被召

    集了起来。

    他们跨越阴阳两界,来到了都。

    一路上,几人遇到,自然是水火不容。

    道苍恨意滔天。

    太始太一水火不容。

    太初和花母也都心思深沉。

    “先去拜见君上。”

    太初淡淡说道。别看几人剑拔弩张,但是在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在酆都动手

    所以他不啰嗦,自顾自的往前走去。

    几人都是第一次来阴间,一路过鬼门关,走黄泉路,见奈何桥,可以

    说是大开眼界。

    如今站在酆都城墙之下,更是深感震撼,心中油然出一股敬畏之感

    “地府真是深不可测

    !

    太一和太始心里更忧愁了。

    万一君上要收拾他们,到时候可怎么办?

    对于这种大人物来说,真是可以一言而定他们的死。

    “这位大人,我等奉君上法旨,前来玄冥宫觐见。”

    太初寻到了一个阴神,连忙上前搭话。“我便是玄冥宫使者,特来引你们前去。”

    阴神扫了他们一言,淡淡说道

    话音落下后,便背着手往前

    。

    几人都是阳间至尊,如今到了鄠都,区区一个使者,都敢给他们脸色

    看,这份待遇,实在是让他们很不适应。但他们知道,(cicf)现在可不是谈论这些的时候。

    此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还不一定呢

    在使者的带领下,他们终于抵达了玄冥宫

    一眼望去,果然是一座辉煌神宫,气象非凡,充满了尊贵。

    君上乃是十殿阎君之中排名第一,也是第一殿殿主,你等见了,可

    要恪守礼仪,不得冒犯。”

    使者吩咐了一句。

    “这是当然。”

    花母说道。

    几人苦笑,他们敢不守礼仪吗?

    使者点了点头,便带着他们进去了

    穿过层层叠叠的殿宇,很快便来到了玄冥宫主殿。

    “且进去吧。”几人连忙道谢,忐下的进入其中。

    大殿里,早就有都文武立在两侧。

    左侧立着文官,四大判官,各司司主。右侧立着武官,以白起为首,军中诸将,都披着铠甲

    叶景晋升之后,自然“大赏三军”,自白起开始,各升品级,神位提

    高,实力自然也上升了一个台阶。

    如今文武分列左右,就在他们进入的瞬间,便将眼神投注了过去。

    且不谈这些眼神之中是善意还是恶意,如此之多的神灵注视,便给他

    们带来了极大的心理压力

    “好多阴神啊!”

    “不愧是地府,文武百官各个气息深厚,可怕之极!”“五教就算是合一,在地府面前,也毫无还手之力。”

    几人顶着压力上前,心中更加明白了自己的定位。

    “拜见君上!”

    几人纷纷拜下。

    叶景坐在座之上,他身上穿着黑色的干袍头戴冠,缕珠串垂

    落,目光透过缝隙,冷冷的打量几人。“难怪能成一番事业,气运竟然如此深厚。”

    叶景虽然早就知道他们气运深,但如今见了,更有感触。

    这几人不愧是这个时代的主角,受天地钟爱注定要成就一番大事

    只可惜,现如今他们的气运都受损了。

    这是必然的,天地使得他们变得伟大,而他们却不思回馈,反而破坏

    ,业力纠缠而来,只是却都被他们身上的功德所抵消了。

    这几人的功德,在这个时候起了不小的作用。

    “微末气运,难堪君上夸奖。”

    太初说道叶景虽然夸奖了,但他仍然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放松。有的时候,越是夸奖,越是不好的征兆。

    “你们当然难堪!”

    叶景冷冷说道。“太初,自山间清气化形,太始,自石胎之中孕育而出,太一,生而

    知之,道苍,初始艰难,后来一片坦途,百花仙,草木牛灵精粹于一身

    ……

    叶景逐一道出他们的根底,旋即又道。

    “你们哪一个,不是受这天地宠爱?化形之时,甚至还有伴生法器,

    踏上修行路,更是一片坦途!”

    “立下教派,气运便汇聚而来

    ”

    “天地如此钟爱你们,你们是如何回报的呢?”

    这番话,说的众人冷汗直冒。

    又是愧,又是恐惧

    “我等知错。”

    他们老老实实的趴着。

    “天生万物以养人,世人尤怨天不仁……果然如此!”

    杀牛和尚冷笑说道。这句话,更是说的他们内心惊恐无却是连半句辩解的话都不敢说。

    叶景的威严实在是太重了,他们只能承受,不敢反驳。

    叶景冷冷的看着他们。

    “尔等自出道以来,或是拨乱反正,还世间太平,或是担忧族类,争一条生机……如此种种,倒也是功德,因此天地有感,嘉奖尔等,也正因

    为昔日功绩,所以本干现在不会斩你们。”

    闻言,几人松了一口气。

    果然,君上召他们前来,并没有诛杀他们的念头。

    “但,因为你们的所作所为,导致天地之间劫气生,此次大劫,若是

    蔓延开来,世间灵,必然要牛灵涂炭。”

    “你等过错,怎能波及他人?”

    “所以这劫气,当应在你们身上!”

    叶景缓缓说道。°

    听了这话,几人面面相觑

    太始壮着胆子问道。

    “敢问君上,难道我等要应劫吗?”

    叶景微微点头,说道。

    “你等已经在劫中了,但劫气主要针对的,还不是你们,而是你们的教派,附属,以及门下弟子!”

    这几人,毕竟是有功德,有大气运的。

    他们虽然也要应劫,但劫数却不是由他们来度

    而是他们门下的弟子。

    闻言,几人不仅不觉得高兴,反而慌乱无比。

    他们都是老江湖了,实力强大,且有经验,就算是应劫,也自信能安然度过。

    可若是换成他们的弟子,这性质可就变了啊。

    他们的弟子可没有大气运和功德护体搞不好这一入劫,就回不来了

    几人都是冰雪聪明,立即醒悟过来。

    君上是在用这种方法,削弱五教,用他们五教弟子的命,去消泯劫气“弟子若是都死光了,我等心血付诸东流,再大教派,也只是空架子

    了,到时候气运丧尽,我等也将被打落凡尘……”

    几人心中思索,越想越是心惊

    他们觉得这个惩罚实在是太重了。

    一不小心,可能就有倾覆的危险。尤其是道苍牛,简直是委屈的想哭,他明明是受害者啊,为什么也要入劫?剩下几人,也是各有话说。只是面对叶景,一个个都乖巧如鹌鹑,谁也不敢开口

    是有想法,淡淡一笑,玩味问道。

    “我等……没有意见。”

    几人苦涩答应。

    不是没意见,是不敢有意见。

    “很好,那么此事就定下了,你等可召集门人,前往帝都城处,在他那里,签下封神榜。”

    叶景大袖一挥,几人直接被扫出宫门之外。

    他们倒不是意外叶景有这种实力,只是想不明白,这封神榜是什么东

    “先召集门人,去神君处吧!

    几人交谈了片刻,便各自离去了。

    此行,他们见识到了地府威压,并且已经应下了此事。

    那么这件事情,肯定是无法更改了。

    但就算是要入劫,这入劫的方式是什么?

    方才君上提到的封神榜,又是何物?

    几人满脑子都是疑问

    回归山门后,立刻将自己教派之中的重要人物,核心弟子,全部召集起来,前往帝都城处

    众人逐次进入城障府,落了座,面色却是如常。

    帝都城障虽然也很威严,但是相比于秦广王,那实在是不可同日而语

    他们在叶景本尊处什么话都不敢说,但在帝都城这里,却是想好了说辞

    叶景自然知道他们的想法。

    也正因为如此,才让他兜兜转转,又回到帝都城府

    为的是什么呢?

    就是让他们敢说话

    从他们说话的那一刻起,便已经身在局中了。

    “敢问神君,什么是封神榜?”

    太一第一个发问。

    这个问题已经憋在里里很久了,其他人,包括弟子们,也都是用心倾听。

    毕竟这和他们的身家件命息息相关。

    者,其肉身破灭,但神魂却不会消散,而是会投入到封神榜之中。“封神榜,乃是地府奇物,劫气生时,尔等便要入劫,在劫难里陨

    “这便是上榜。”

    “上榜后,等到大劫结束,榜上之人,入地府任职。”

    叶景淡淡说道。

    什么?

    闻言,几人脸色大变。

    如此说来,弟子如果上了榜,就变成了地府的人?

    从此和他们再也没有关系了?

    果然是削弱五教!

    这手段,实在是来的猝不及防。

    弟子们听了,面色也是难看。

    他们身为五教弟子,在阳间过的滋润无比,谁不向往自由自在,谁愿意去地府被人管辖呢?

    不需要多想也知道,一旦入了地府,他们以后就将变成打工仔,未来的日子里,都将为地府效劳。

    哪怕作为阴神不是什么坏事,但他们依然抗拒不已。

    “敢问神君,此事可有转机?”

    太初问道。

    “有

    叶景点了点头。

    伸手一点,封神榜飞出

    “如今封神榜还是空白,若你等自愿签榜,劫数立消!”

    望着空白的封神榜,五人面色僵住</p>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笔趣阁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https://m.1155m.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